纽约时报刊文《民主党人能避免特郎普的中国陷阱吗?》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中美邮报讯)《纽约时报》11日刊登题为《民主党人能避免特朗普的中国陷阱吗?》的文章。作者是昆西国家事务研究所(Quincy Institute for Responsible Statecraft)的研究员Rachel Esplin Odell和政策研究副主任Stephen Wertheim。文章经编译发刊如下:

在这场大流行病之前,在大衰退之前,在飓风和火灾之前,美国开启了一场全球反恐战争。当数百万美国人的生活瓦解之时,领导者把目光投向国外一个虚无的敌人。反恐战争并没有结束恐怖主义,战争本身变得无休无止。这打破了一个神话,即胜利的美国可以让世界屈服于它的意志。

这种神话正在咆哮着回来,打着一个不太正义甚至邪恶的幌子。新敌人是一种病毒,相对于恐怖分子来说更不容易受到口头和肢体上的打击。不过,特朗普政府似乎正在将目标设定在一个外国势力上:中国。疫情似乎在那里开始,但中国对于美国成为世界上感染最严重的国家没有任何责任。

3月,疫情在美国蔓延,总统特朗普开始谴责北京未能遏制和报告“中国病毒”。国务卿蓬佩奥宣称“大量证据”证明该病毒来自于中国实验室,但他并没有提供任何证据。尽管科学家和情报机构都对此表示怀疑,但这种指控可能导致公众将大流行病归咎于中国。就像小布什政府通过暗示,而非使用直接的谎言,在2003年让七成美国人相信,伊拉克的萨达姆可能和9•11袭击有关。

出国寻找可以消灭的怪兽,这一行为无法拯救美国人免受疾病侵袭。这样做只会使美国卷入同世界第二大国的冷战中。与9•11后的讨伐相比,我们正处在犯下更具破坏性且更不正当的错误的边缘。

政府的策略看起来像是典型的特朗普风格。他抓住中国和世界卫生组织,试图摆脱白宫未能严肃应对疫情的责任。最大的亲特朗普的政治行动委员会已经开始称呼拜登为“北京拜登”,给他制造要么为北京辩护,要么比特朗普更加激烈地抨击中国的陷阱。

谴责中国也源于特朗普对世界事务的惩罚性视角。特朗普政府誓言要对付那些所谓剥削美国的外国人之后,现在正在考虑要求中国赔偿,暂停其主权豁免权,以便有人因病毒相关死亡事件起诉中国。这些措施将招致迅速的报复和对美国的无数诉讼,还会破坏开发和生产新冠病毒治疗药物所需的合作,更不用说恶化经济了。

但是,更大的危险已经超越了特朗普,也早于这场大流行病。近年来,一些奥巴马政府时期的资深人士得出广泛结论,即与北京的交往失败。虽然反对特朗普的贸易战,但两党中的大多数接受了他在《2017年国家安全战略》中提出的观点,即中国是威胁,需要采取全方位竞争策略。

去年夏天,一些学者警告,超级大国之间的“新冷战”可能使世界陷入激烈的军事对抗,阻拦应对全球变暖、疾病和贫困等全球威胁的必要合作。

接着,在秋天,事态后退了一步。相对于地缘政治斗争,特朗普本人似乎对达成贸易协定更感兴趣。在总统初选中,民主党候选人谈论更多的是结束冲突和气候变化,而不是对抗中国。但现在,疫情可能让冷战复活。

真正把美国安全放在第一位的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面临一个选择,尤其是拜登,他将决定是否引领民主党进入特朗普的陷阱,或者走另一条路。反恐战争的失败给拜登留下支持伊拉克战争的污点。更重要的是,两党沉迷于军事行动和贩卖恐惧使得这个国家失败。

拜登现在有机会通过反对一场不必要的冷战来展示自己从过去的错误中吸取了教训。这场冷战的力量足以危及美国人的安全和福祉。从现在开始的几十年,这场大流行病应当被看作是应对21世纪威胁的有效国际合作的关键考验。但到目前为止,看起来美国似乎正在选择加大威胁,并制造新的危险。(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