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开自馨香

58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早早的就走进厨房做开了,为了兑现为散文作家,现任美国《拉斯维加斯时报》执行总编的中学老同学王菁野(同学都亲切的称她为’梅’) 33年没吃过、非常想念的卤面。我一个步骤,一个步骤,亲自把关,亲自动手,做出了地道的家乡风味卤面,喜悦地等待着梅的光临。

悠扬的手机铃声响起,我精神一振,是梅,我赶快接通“海姣,我快到了,是从哪个方向出地铁口?”“东南口,我接你!”.放下电话,我迅速奔了出去。

急速的往外走着,思绪也在飞快的转着,梅—大总编,你变成啥样子了呢?分别后,你又长高了吗?33年的岁月把你雕饰成怎样一个人呢?我还能不能认出你呢?

下楼后,揣着忐忑的心快步往前走,看到远远走来了一位身穿湖蓝色风衣,胸围米色围巾,长长的直发被微风吹起流泻在脑后;淡定优雅,步履匆匆。从那飘逸的身影看:“啊,像是梅”,我心一提,紧往前走。对面的她也注意到我了,也紧走了几步,距一步之遥时,我们凝神对看了几秒钟,同时用惊喜的声音吐出对方的名字,进而—握手、拥抱。

她眉宇间透着淡定,眼神喜盈盈,嘴角微翘,一开口说话,银瓷般的声音轻轻滑过,字字圆润,如珠玉落盘,一下子找到了梅过去的影子,过去的梅就是这样啊!喜悦激动的心无以言表。心情好感觉什么都好,北京的雾霾也感觉像是为庆贺我们33年相逢而披上的半透明的轻沙,伴着风飘飘逸逸。

 

梅出生在东北黑龙江,大伯在我们潞城工作,由于膝下无子,在梅8岁时,把她带到身边,当女儿养,因此,梅成长的根的触角扎在了潞城。我们是初中、高中同学。在学校里,梅的作文每每被老师当范文读,我们都怀着傾羡的心情听,优美极了。当时,在我们朦胧的感觉里,她将来一定是个作家。

高中毕业,梅悄悄的走了,走出了我们的视野,我们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但,我们想念她。其间,我们有心的同学找过她,踏遍东北大地,但东北实在太大了,由于没有具体地址,因此,都无功而返;又觉得她文章好,在电视台的总编策划里寻找她,但没有找到。

梅虽然走了,但她的心始终没有离开过那个伴她长大的小城,她虽然脚步踏向了全球,但她心的一角压着小城的那些故事 。

2002年一个下午的黄昏,她驱车悄悄的停在了潞城一中的操场上,潞城的变化太大了,连她住过的小楼都找不见了,只有现存的潞城一中操场还给她带来了些许依稀的记忆,她躲开了陪同的人,任由泪水满脸地流… 这里是她成长的摇篮,是她的故乡,是人生的起点,故乡的亲人啊,你们现在哪?伯父在她走的第二年也退休回了河北老家。没有一个人的联系方式,准备不足,仓促的一驻。在随行人员委婉的催促下,她一步一回头的上了车,去参加晚宴,应付公务。回去的路上,她遥望着渐行渐远小城的影子,默默地在心里念叨着:“亲爱的故乡,我还会回来的!”

看上去清秀平和与世无争的她,内心却有一颗坚定无比的心。梅高中毕业走后,回东北参加了高考,考上了黑龙江师范大学。大学毕业后,分配到省妇联工作;妇联的工作和她的爱好不吻合,因此她放弃了养尊处优的职位,毅然走上了东奔西跑的记者岗位。 记者这份工作操劳,辛苦。但她自己确立的目标,自己认定的事,百折不挠,排除万难,也要争取做到。她游走在采访第一线,不分昼夜,一丝不苟,严肃认真,出最快的新闻,最好的稿件。她不懈的努力换来了同行业的青睐,得到了公众的认可。

 

海外华文媒体瞄上她,将高薪聘用。华文媒体这份工作意味着,她的脚步将要踏向国外,她愿意为这份事业贡献力量。但,她是一个女人,一个妻子,一个幼女的母亲,一双年迈高堂的女儿; 各种角色,各种责任嚼食着她,两只脚象灌了铅,拽着她;和她内心的向往相抗着,相抗着…

 

终于,她揣着几近破碎的心,掩着内心的痛,拖着沉甸甸的双脚,迈向了异国的土地—俄罗斯。她的心志是高扬的.

 

她没明没黑的工作着,把撕成碎片的心拢在一起,把一缕缕的爱凝在心底,这些都转换成了工作的力量,用弱小的肩膀扛着心中的宏大理想,废寝忘食的工作着。惹得打扫卫生的大妈都说话了:姑娘啊,你美丽得像花一样,花是要养护着的,这样拼命的工作,花是会早谢的。

俄罗斯有一批世界闻名的文学家,被梅早年间就崇拜,并烙印在心底。借此之机,有一股强大的动力驱使她去拜访他们的故乡。工作之余,梅独行在异国的土地上,走访了俄罗斯著名的一大批文学家,以散文的形式诉诸于笔端。

在俄罗斯历时四年。尔后,她又受聘为美国《拉斯维加斯时报》执行总编至今。

梅陆续用她的业余时间,写了诗集《焚泪》,散文集《面对流泻的阳光》、《行走的家园》。 文章之精美得到了资深作家的赞赏,好评。

我拿到《行走的家园》赏阅时,爱不释手,同感于资深作家。文章优美,语句恰到好处, 多一个字觉得多,少一个字觉得少,那种淡淡的伤,柔柔的情,牵魂摄魄,荡气回肠,引领读者走进一个精神审美王国,走进了思绪的深处。读来象是品了一壶香茶,抑或嘬了一盅浓汤,又象是吃了一餐美味佳肴。

 

梅,你是卢医山下飞出的和平鸽,你把中国介绍给世界,搭建着中外友谊的桥梁,盼你出更多更好的作品,让世人共享从你笔端烹饪出的文化大餐。

“梅”开自馨香, 我们为你自豪!

(本报后记: 散文作家王菁野的散文集《行走的家园》在北京再版, 实属不易。此书初版就受到刘再复教授的称赞并为作序。她曾担任《中美邮报》国内版主编多年,是一位敬业的编辑。 今发表此文, 也表达本报的一份诚挚的祝贺, 为她的文学成就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