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领衔法院状告宾州 特朗普绝不言败没有完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综合报道)对不少特朗普支持者而言,有3位特朗普任命大法官、保守派以6对3占优的美国最高法院,一直是特朗普在“选举舞弊”之中的反胜希望。然而,对于一宗要求法院判令宾夕法尼亚州(Pennsylvania)取消所有邮寄选票或命令该州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推举选举人的官司,美国最高法院周二(12月8日)以只得一句的命令方式拒绝受理,让此前在网络上期待着“宾州反胜”的“特粉”们大为失望。

这一句的命令,只提到申诉人的禁制令请求由保守派大法官阿利托(Samuel Alito)交送法院,并没有提到拒绝受理是全体共识,也没有提到有没有任何大法官提出过异议,可谓极其“政治中立”。

12月8日是这次大选的所谓“安全港”(safe harbor)截止日子——根据1887年的《选举计算法》(Electoral Count Act),任何州份在此日或之前作出的选举结果确认,将是结论性的,不容任何争议。主流法律观点认为,这代表任何州法院的选举争议都必须在此前解决。

虽然“安全港”理论上不影响联邦法院的诉讼,然而美国最高法院选择在此日作出拒绝受理宾州官司上诉的做法,也显示出法院也有意尊重“安全港后无选举异议”的原则——2000年小布什(George W. Bush)与戈尔(Al Gore)的最高法院选举诉讼中,当时的保守派法官也以“安全港”截止日期前未能以符合“公平保护条款”的方法重新点算佛罗里达州选票为由,中止点票,将总统之位交到小布什手中。

目前的最高法院有3位大法官当年也曾在小布什的法律团队工作。如果今天他们决定推翻当年最高法院的法律逻辑,将完全揭破最高法院的政治中立面纱,使之威名扫地。

德州共和党人奋身一博。不过,共和党内不少人也依然坚决用尽一切方法去寻找为特朗普翻盘的途径。在最高法院拒绝受理宾州上诉案的同一日,德州(Texas)的共和党籍总检察长——后来亦得共和党控制的密苏里州(Missouri)加入——决定直接向美国最高法院状告宾夕法尼亚、密歇根(Michigan)、威斯康星(Wisconsin)、乔治亚(Georgia)四州,指它们在疫情中扩充邮寄投票的决定不合法,要求法院阻止它们以邮寄选票的结果去选出其选举人,并将订于12月14日举行的选举人投票日押后。

此举的新闻报道获得特朗普多次在Twitter上转发,相信将为这些州份的共和党主政者未来政途增加不少分数。然而,此等诉讼的成功机会,却跟特朗普超过40宗选举官司挫败一般地低。

除了上述的“安全港”截止日期问题外,德州的官司也还要面临三重法律难题。首先,德州要说服法院德州是受损一方。

其次,虽然最高法院有“原讼权”,不过主要是用作处理州与州之间的边界、水利、税务之争,而法院在1968年的一宗案件中已表明此权须“谨慎地”(sparingly)使用,因此法院很可能不会受理德州这宗史无前例的案件。

同时,上述各州因疫情修改邮寄投票规则一事早在数月前发生,当时反对改例的各方都未有兴讼“讨回公道”,如今选举结束超过一个月,申诉人才入禀,这不止违反了临近选举不改选举规则的法律精神,更有利用法律途径在选后阻碍甚至推翻选民投票结果之嫌——下级法院就曾有法官以类似言词评论特朗普一方的诉讼。

一说是其性格使言;另一说指它藉官司为由筹款,至今已获超过两亿美元,说特朗普是为图利;又有一说指这是要毁坏拜登(白宫的合法性,使之更难施政;且有说指这是为特朗普下台后继续控制共和党选民民心、甚至2024年再战总统宝座所作的准备。

然而,四年过去,我们得出的经验是,要猜测特朗普的确切动机,是几乎白费功夫之举。有见及此,我们不如探究一下特朗普到底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假设12月14日各州选举人如常投票,拜登自然得胜。可是,根据美国的制度,结果须由明年1月6日新一届联邦参众两院联合点票后才能作准。

如果特朗普期间不断以定将失败的官司将期望推翻选举的共和党民情点燃到此时,至今大多仍不敢承认拜登胜利的国会共和党人仍有可能在此对选举人票提出质疑——只要有一位参议员联同一个众议员共同提出即可,不过其质疑之成立仍需两院分别通过,这在民主党继续控制众议院的情况下,绝无可能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