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回顾: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大法官任命当晚辩论的第一个议题便聚焦大法官的任命。特朗普称,“我们”赢了选举,选举是有后果的,我们现在掌握了参议院和白宫,所以我们有权选择大法官;而且我们推出的人选在所有方面都很优秀,她甚至得到了很多自由派人士的背书,她的老师称她是自己所教过的最优秀的学生。特朗普并强调称,“我被选举的任期是四年,不是三年。”

拜登则表示,美国人民才有权决定新的大法官人选,就如同他们投票选举参院和白宫一样。现在新的选举已经开始,我们应当等待选举结果——这样人们才能够通过选举总统来决定新的大法官任命。特朗普的大法官人选意味着2000万人将失去可负担健保。“我不反对她本人,但她还没当选就已经表明了她在可负担健保方面的立场。现在来决定大法官的任命是不合适的。”

拜登并强调,如果当选他将扩大奥巴马健保的范围;而现在在特朗普的任期内,眼看着20万人死于疫情。

而对于主持人提问如果当选后会否增加大法官的人数,拜登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敦促选民在大选中投票,以此来决定未来。

可负担健保在可负担健保方面,主持人问特朗普,你从未提出一套可以替代奥巴马健保的综合方案。对此,特朗普回应称,他正在大幅降低药品的价格,幅度会达80-90%,而拜登在从政47年里从没做到。“到时候胰岛素会便宜得像水一样,我们也会允许各州州长到国外去采购药品。”他并指责拜登的民主党意图实现“社会主义式的医保”。

拜登回应表示,他的健保并不会剥夺人们现有的私人保险计划,而主要是帮助那些依赖Medicaid联邦医疗补助的人。对于特朗普的计划,拜登称,”他从来就没有过任何计划,他从当选以来还没有给任何人降低过药品的价格,他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说的一切都是谎言。实际上就在这次疫情期间,他已经导致1000万人因为失业而失去了医疗保险。“

疫情应对对于疫情应对这一焦点议题,拜登称正是因为特朗普的应对失策而导致了20万美国人死亡,美国人口仅占世界的4%,疫情的死亡人数却占到全世界的20%。”他根本没有任何计划,尽管他早就知道病毒的严重性。我们在中国的人(CDC驻华人员)原本可以去武汉了解情况,但他没有向习提出这一要求,相反,他还在称赞习。你(特朗普)应当从你的碉堡和高尔夫球场里走出来,尽一切可能挽救生命。“

“他(特朗普)一会儿说,等到复活节就没事了;等到天气暖和了,病毒就自动消失了;他还建议人们往自己身体里注射漂白剂来杀死病毒。这就是他的应对计划。”

特朗普则回应称,“如果按你的方法来,这个国家就会大门敞开,死的可能是几百万人。我关闭边境你说我是仇外。要是你,再过两个月也不会关闭。现在很多民主党州长都称赞我们做得非常了不起,我们搞来了防护服,呼吸机,药品,但假新闻媒体都不提这些,他们都说你的好话,但对我就很刻薄。你做不出我们这样的成绩来。”

个人税务辩论期间,主持人要求特朗普直接回答,是否在2016和2017年分别只交了750美元的联邦收入所得税。特朗普回答称,自己交了“数百万”的税款,其中一年交了3800万。拜登随即插话——“那让我们看看你的税表。”特朗普继续称,他的所有银行账户都保持着非常低的杠杆率。至于什么时候公开税表,他回答称,“你会看到的。”

拜登随后表示,现在的税法令特朗普钻了空子,令他交的税比一个学校老师的税还少,这就是为什么他如果当选将弥补这一漏洞,限制富人的免税额度。他并当面称特朗普是”最糟糕的总统,把国家搞得一团糟。“

经济重启计划拜登称特朗普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重开经济,也没有具体的计划,他只顾着打高尔夫球却对经济复苏和学校安全复课置若罔闻。如果拜登当政,则会为企业提供赚钱的机会,并为学校和各行各业提供足够的防护设备。他同时称特朗普在尚未控制疫情的情况下重开经济和学校反而会花费更多的资源。

拜登并强调,在奥巴马任期的最后三年里,美国增加了150万个就业机会,超过了特朗普过去三年的数量。”我们继承了前任留下的最糟糕的经济形势,我们传给了特朗普一个繁荣的经济,但他把它毁掉了。看看他的所作所为,我们现在同中国的逆差比以往任何都是都大。“

特朗普则强调在他的领导下,美国经济在疫情之前取得了史上最优的成绩,即使在疫情之后,包括就业数据在内的多项经济数据也出现了显著性反弹。他指责拜登和民主党利用经济关闭来影响大选结果,并称他非常理解美国工薪阶层由于疫情导致经济关闭的沮丧,而他正在努力把疫情前正常的生活带回给人们。

拜登指责特朗普试图尽一切可能引发种族仇恨和分裂,并指特朗普在担任总统期间对非洲裔美国人“几乎没有做任何事情”。他强调说,“黑人的命也是命”关乎美国的宪法、民权和平等,然而在这场新冠疫情期间,非洲裔美国人的死亡数远远多过其他族裔,这说明特朗普政府根本不在乎他们。

特朗普则翻出了拜登的旧账,称其在1994年时推动了《暴力犯罪控制与执行法》并导致大量非洲裔美国人入狱,而他在就任总统之后的第一个任期便展开了司法体制改革,帮助解决民权不公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