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特朗普政府 对中共的战略误判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综合报道)纽约时报:《特朗普政府对中共的战略误判》本报根据网上中文版摘节转登如下。

去年夏天,特朗普总统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日本大阪的20国集团峰会上进行了双边会晤。

自2018年发起贸易战以来,特朗普政府从经济、金融、科技、人文交流、人权、香港、台湾和南海等领域对中国全方位碾压的程度可谓前所未有,尤其近期对TikTok、微信的打压、关闭中方领事馆以及卫生部长访台和对中港两地高官的制裁等行为,让人对中美关系的前景无法不悲观,接下来在美国大选前,美中恐怕还要迎来一轮暴风骤雨。

华盛顿的意图其实很清晰,在白宫5月发布的对华战略报告和7月24日国务卿庞皮欧(Mike Pompeo)在尼克松图书馆的“新铁幕演说”里,中国被美国贴上头号战略对手的标签,并指出美国必须组建新的民主联盟,在全球遏制中共的暴政和扩张。

特朗普政府新的对华战略和政策在过去两年有一个发展和完善,但本质和核心的东西没变,这就是要动用美国及盟友的力量,对中国实行竞争、遏制和围堵,华盛顿把这一新的对华遏制政策,称之为“原则现实主义”(principled realism),包括疫情以来特朗普政府不断把抗疫不力之责转嫁中国。

然而,该遏制政策所建立的几个前提和假设是否真如华盛顿鹰派认为的那样,却是值得探讨的。若它们事实有误,那么,华盛顿对中国实行该遏制战略,长远而言,能否打赢这场新冷战,是否有利美国继续伟大,就需冷静评估。

特朗普政府对当代中国/中共的第一个战略误判,是认为接触政策失败,美国没有改变中国。这一误判是特朗普政府建立新的对华政策的关键。

美国两党政治决定了现任总统经常轻易否定前任的外交成绩,但接触政策失败论否认的不单是前任的外交政策,而是自尼克松以来美国几任总统历时近50年的对华外交遗产。这样做至少是不严谨的。客观评估中国40余年的发展状况,美国自双方建交以来不仅相当程度上改造了中国,通过经济贸易等各方面的交流促进了中国的改革开放。

在开放和同西方的接触交流中,中国也建立起了初步的市场规则和机制,尽管西方不承认中国乃市场经济国家,但不能否认市场经济的规则意识从无到有生长起,否则就无法解释中国作为世界最大贸易体是怎么得到的。重要的还有,40多年的开放,西风东渐,在中国民众特别是中产阶级包括执政党内部,播下了自由民主的种子,并且这个种子已经发芽、生长。中国目前单单留美学生就有36万左右。这72万家长为什么要把子女送往美国留学?表明他们认可和接受美国这套价值制度。

特朗普政府的第二个误判,过高估计了中国的实力及对美国的挑战威胁。

经过40年的发展,中国无论经济总量、科技水平和军事力量,确实都有长足进步。在高科技和先进制造业方面,中国在某些方面也快速赶上美国,解放军借助雄厚的经济实力,武器装备也早已升级换代,作战能力大大提高。然而也要看到中国庞大体量的“虚胖”成分,它并非像表面显示的那么强大。要挑战美国,单有经济和军事实力是不够的,还必须有让人服膺的软实力。

第三个误判,中共并非是一个扩张性政权,它的“战狼”外交本质上以进为退。

事实上,自邓小平开启改革后,中共本质上是一个防御性政党,它要防止西方对中国的和平演变,防止政权被颠覆,没有向外扩张和侵略的野心。苏联和社会主义集团的崩溃,让中共耿耿于怀,总是担心西方和平演变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因此要防备。以前国力有限,只能被动应招,但习近平时代,随着国力增强,认为现在有实力反击西方的和平演变,把本来中国就应得的利益拿回来,这其实是一种“以进为退”的对外策略。

最后一个误判,没有区分地理意义上的民族中国和意识形态意义上的共产中国,对后者裹挟前者认识不清,同时一锅端打击中共。

所以现实中,民族中国和共产中国这两者很难区分甚至没法区分,但在理念上,至少要对中国作为民族国家应该具有的合法利益表示理解。现在,华盛顿意图在中国人民那儿占据道德高地,但当实际的打击行为主要由普通中国企业和民众承担时,华盛顿意图制造的中国人民和中共对立,就难以实现,会削弱美国的道德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