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严峻!拉美3大经济体领衰退潮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综合报道)本月以来,中国大连、厦门、江西萍乡、云南以及重庆沙坪坝区等多地相继发现——自南美国家厄瓜多尔进口的冻白虾的外包装上存在新冠病毒,随后我国已紧急暂停3家涉事厄企产品的进口,同时对相关货物进行销毁处理,而厄方也保证将履行”必要程序”,以确保其产品出口到国际市场的安全性。

但病毒寄宿于产品外包装且”飘洋过海”而来的背后,其实是厄瓜多尔疫情形势已经到了十分严峻的程度。厄瓜多尔是拉丁美洲疫情的重灾区之一,目前该国仍处在应对疫情的紧急状态中,且这一紧急状态还将延续至8月15日。

厄瓜多尔只是一个”缩影”,放眼整个拉丁美洲,当地疫情似乎也已经到了失控的地步。当地时间7月15日,在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的一周后,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宣布其于14日晚间再次进行病毒检测,结果仍为阳性。另外,玻利维亚临时总统珍阿涅斯也于本月9日在社交媒体上公布其确诊新冠肺炎的消息;更早之前,中美洲国家洪都拉斯总统埃尔南德斯也证实其感染新冠病毒。

领导人的接连确诊证实了拉美国家疫情已不容忽视,而这一严重程度对拉美经济的打击也”非比寻常”。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西半球部门负责人亚历杭德罗·维尔纳就表示,拉美地区已成为全球疫情的新”震中”,这将导致该地区出现有统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预计2020年该地区国家GDP将下降9.4%。

自16世纪初期到19世纪20年代独立战争的发生和民族国家的建立为止,整整300年间,拉丁美洲一直处于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殖民统治之下,而这种社会形态也严重扭曲了整个拉美地区经济的发展。直到19世纪20年代拉美国家独立后,国民经济和对外贸易才逐渐摆脱原宗主国的绝对控制,有了相对的自主权。当时,拉美的大地产主们开始将自己的庄园变成独立和自给自足的经济实体,改变了此前向国际市场输出初级产品的模式。但到19世纪后期,由于欧洲一些主要国家先后完成工业化,拉美经济也发生了重大变化。

工业化使欧洲国家对海外原料、尤其是矿产品的需求不断增大,同时城市人口的增加也推动食品需求的上升,这就促使欧洲向海外投资进口更多的食品和原料。而在海外市场需求扩大的刺激下,拉美国家又重新踏上出口初级产品的”老路”,且在经济上更加依赖于初级产品的出口。

然而,以初级产品出口为主的经济发展模式也产生了一些消极影响——拉美国家走上了一条通向”依附性”经济增长的道路,即当地经济的繁荣与衰弱均依赖于世界其他地区经济的运作状况。

上个世纪50、60年代,拉美政府开始意识到构建工业体系的重要性,并首次扮演起促进工业发展的角色——实施各种促进制造业发展的措施,包括大力倡导进口替代工业化发展战略,其核心思想是发展民族工业,同时对外实施严格的保护主义政策和外汇管制,限制最终消费品的进口。

直到进入新世纪,拉美迎来经济增长的”黄金周期”。由于大宗商品的需求及价格上涨以及符合国情的经济结构改革,拉美在2003-2012年进入了”黄金10年”的经济增长周期。

尤其是,当全球大部分国家正准备从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蹒跚走出的时候,拉美已率先通过采取”反周期”的刺激政策,仅用一年的时间就让经济复苏,而2010年拉美地区GDP增长率已达到6.1%,创下10年来的最高增速,可谓”有惊无险”地抵御了危机的巨大冲击。

今日之拉美,早已挣脱控制之手,在经济发展道路上正以更加自主自信的步伐朝前迈进。就在外界认为拉美将在巴西等主要经济体的带领下、经济前景将变得更加可期之际,一场伤害堪比全球金融危机的突发疫情却让拉美经济”曙光”转瞬即逝。

泛美卫生组织早在本月初就表示,快速增加的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已使拉美和加勒比地区成为美洲大陆乃至全球疫情的新”震中”。另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提供的最新实时统计,在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累计数排名前十的国家中,拉美国家就占到了4个,依次为巴西、秘鲁、墨西哥和智利。

疫情的强势席卷也给拉美经济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拉加经委会日前指出,受疫情影响,拉丁美洲可能面临近一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2020年地区生产总值降幅可能达到8%。而世界银行也在报告中指出,疫情给拉美地区造成的冲击将比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及上世纪80年代拉美债务危机严重得多。尤其是,年初曾被外界寄予厚望的拉美3大经济体——巴西、墨西哥以及阿根廷,如今却意外”带头”引领衰退潮,这显然也预示着拉美今年的发展之路将十分崎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