削减警察经费诉求响起 美国警政改革大辩论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报讯)美国因非裔男子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在警方执法时死亡一事,在全国爆发的新一浪平权运动闹得沸沸扬扬。最吸引国内外传媒关注的口号当要数「削警经费」(defund the police),渐渐成为运动中的主流共识。外界及不少保守派对此极为抗拒,认为一旦警队经费缩减甚至被裁撤,必然会助长罪案滋生,社区治安定必转差,居民安全亦会因此受威胁。对此连同情运动的民主党及其总统候选人拜登亦先后表态,反对示威者「削警经费」的诉求,令整场警政改革的讨论,加添了正反双方大辩论的火花。

民主党从运动之初已表示同情示威者的诉求,主张要推行大幅度的警政改革,更于周一(8日)向国会提交《警务公义法案》(Justice in Policing Act)。法案内容包括禁止警员用锁喉或压颈等方式制服疑犯,扩大司法部调查和检控警员涉及不当行为的权力,更改警员所享有的「有限豁免权」(qualified immunity),放宽市民控告警方侵害公民权利的门槛等。法案更包括成立一个警方违规行为登记处,将警员违规的行为纪录并滙集到一个资料库,以便外界追究及查阅,避免被革职的警员到其他警局继续工作。

《警务公义法案》的原则建基于警政本身并无问题,只要改善透明度及问责,建立资料库及加强训练,便可解决警队滥暴及针对少数族裔的问题。「削警经费」运动则将整个警政辩论提升至更高层次。示威者质疑用警队来处理所有政治民生问题所衍生的治安问题非长治久安之法。

警队经费愈多、装备愈精良、权力愈大同时,政府对社区设施、教育、医疗、住屋等公共开支却逐年递减,当中在社区所造成的露宿者、滥药者、精神病患者、边缘青年等问题可想而知。而政府将这些社会弱势群体所製造的治安问题,以警队用执法角度处理,无视背后的政治社会问题,种族及经济不平等,最终製造了「犯法就是犯法」的「犯法—执法」二元怪圈。罪案不仅愈打愈盛,人民也并未有因此而感到更安全。反而一个又一个的少数族裔男子命丧警察手上,又或者因犯了轻罪而被投进监狱毁掉前途。

「削警经费」运动正针对此问题,提出「社会问题,社会解决」,将削减警队经费得来的公帑投放在社会服务上。以社工、教育者、医护代替警察,梳理并解决埋藏社区的深层次矛盾,而非每事要动刀动枪,以强硬手段解决社会问题,此对犯事者或执法者皆不公平。

本来支持示威者的拜登及民主党人,在明尼阿波利斯市议会赞成解散警队,并在民间组织治安队取代后,纷纷反对示威者「削警经费」的诉求,箇中原因不言自明。其争取中间温和立场,亦恰好符合主流社会反对警暴,认同警队需要改革,同时亦感觉「削警经费」过于激进。

不过,弗洛伊德之死引发新一浪平权运动,无论是带来民主党人的表层改革方案、示威者的深层改革主张,抑或揭示美国资本主义体制下「监狱工业複合体」利益结构下种族及阶级不平等的根本矛盾,足该令美国社会各阶层真正反思及自省,并在悲剧过后寻求修正及复和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