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伟建: 人生好风景,从自己手中飞来一一“元式”业主以工匠艺术创业成名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据说世界上只有8%的人从事着与自己爱好相吻合的工作,也就是说,他们赖以生存的活计正好与精神层面上的追求互为契合,他们是幸福感最强的群落。用这个来界定李伟建,他刚好在这一群落的行列中。

与李伟建聊天,话题很跳跃。木质纹理、人生信仰、芥菜种植、汕头开埠以及创文的意义……每个话题之间没有太多语气过度,没有故作深沉的思考,仿佛惺惺相惜的老友,彼此不设防,一句对话一个词语,就把脑海深处某个场景某种理念拎出来,侃侃而谈,描述时夹杂着充实的细节与独特的理解,有一种罕见的平衡感,让人在他的感受力与理性分析之间处处体会到:这是一位在思想上寻求重量的人。

与木的缘分 仿若与生俱来

“元式家居工坊”创建于1993年,一开始叫“青木工坊”,后来因被抢注,便改“潮木社”。再后来,就是这个名字了。

“‘元’取天然的意思,‘式’为后天的需要,最终定名‘元式’,我是想将天然与人工做一个连结”。在汕头市汕樟北路“元式家居工坊”里,李伟建介绍着他的木制作品,像是在介绍他的儿女,得意、自豪之情溢于言表。“木,有便宜与贵重之分,没有好与坏之分,前者是取决于市场的需要,所谓物以稀为贵;后者才是王道。”

这里像是一间木质家具博物馆,官帽椅、宽椅、明式眠床、新古典餐桌、玄关收纳柜、创意博古架等等不一而足。李伟建抚摸着它们,眼睛里净是疼爱和温柔,“木的纹理各有美丽之处,关键在于人的心理如何。你亲近它,抚摸它,可以感受到不同的个性,有的坚硬有的温润有的华丽有的粗犷。现代人的心理都太浮躁了,而做木工,却是一个享受孤独的过程。”

如此爱木,始于何时?李伟建答,好似与生俱来。他是汕头金砂乡人,父亲曾在华侨糖厂工作,1969年举家随糖厂搬到陆丰。翌年,李伟建出生在陆丰东海镇。1980年秋随父母回到故乡汕头。对做木工的喜好,从小受父亲的影响,李父不是专业木工,但喜欢制作摆弄木头,时不时在家里画图,选料,开料,划线,抽木,凿榫,李伟建看在眼里,觉得好玩。那时候家穷,还没有初中毕业,他就晓得打暑期工,赚钱给自己和妹妹交学费。“那是1985、86年间,打暑期工的地方,就是父亲一位朋友的木工场”,李伟建说,“与这些木头接触,能感觉它们的存在是通过各种纹理来呈现,还有温度和硬软度,于是发现自己真的非常喜爱它们”。

木头的纹理 蕴含着人生的哲理

成年后的李伟建最初选择的职业与木材没任何关系,不过工余时分他还是喜欢制作一些木质家具,或送亲友或留着自用。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人对器物的观点,最终反映的是他在生活中自处和相处的态度,李伟建这种举动,显露了他将“做木工”视作精神世界的延伸和出口,在这里寻觅心灵的栖息与愉悦。

40岁那年,一块“朽木”将他彻底带回素来挚爱着的这个木制世界,改变了他人生的轨迹。

当时的李伟建,已经是经营了10多年航空食品生意的“成功商人”。“航空食品做得最好的时候,常常是处于供不应求状态,2008年北京奥运期间,公司每月3万多份航空快餐迅速增到11万份,这个增速持续了9个月”,生意红火得很,却给他带来了困惑。上游的食材原料越来越不可控,在众人高喊“更快更强”的世代,一些地区土地的贫瘠已达到无法挽回的地步,“一棵芥菜的生长必须靠预先埋下的黄豆来滋养,即是说,土地根本无法为它提供所需的养分。同时,不节制的滥施化肥和使用色素原料等等,使得食材安全问题更为突出也更令人担忧”。李伟建不想再做这种无法说服自己满意的食品生意了。倍感疲惫的他,某天在好友的工厂里偶遇到一块木头——那是一块被岁月蠹蚀得千疮百孔的“朽木”,诚实地带着原本不该有的面目,袒露着些许感伤些许诡秘,可当转到它身后时,李伟建见到的却是另一番截然不同的景象:它的背面完好无损,安静而美好,自信而笃定。那一刻,李伟建所有飘忽凌乱的思绪全被这块木头牵引了出来:自己的前半生,不就像它的表面么?经历诸多挫折遭遇诸多艰难,心绪被磨损得沧桑而几近枯干。而木头几近完美的背面则预示着新的希望和勇气,让他领悟到:有些困惑不该再去回避,有些心灵的召唤不该刻意绕开。

于是,原本玩票性质只供业余消磨时光的木工场,变成了正儿八经的木制品工厂,放下已然熟门熟路的食品生意,李伟建经营起镶嵌着乐趣并愿意全情投入的木工坊。

多行一里路 会有更美的风景

乐趣可以是无条件的,不计较钱多钱少,能从事这份工作,本身就是对他的最大报酬。李伟建就属于这类人。“当为了工作本身而不是工作后的工资来做事情的时候,一个人往往能够将工作做到最好。”李伟建说,“你如果喜欢做这件事,那么你对它的爱,应该胜过做这件事所获得的金钱。譬如写作,是有稿费拿的,但是写作本身带给你的欢快,远比你拿到稿费更重要。这里面,包含着一个逾越的精神。”大家都在谈“工匠精神”,那么,什么是“工匠精神”,李伟建的理解“就是耶稣所说的‘多行一里路’的理念。古罗马帝国统治犹太人时,规定罗马兵丁可以无条件要求路人帮他们背负兵器走一里路。当时,耶稣号召犹太人陪罗马士兵多行一里路。因为前一里路是被强迫的是被动的,后一里路是自觉自愿的,是积极主动的奉献。”

李伟建用“多行一里路”精神诠释“元式工坊”的企业文化,告诉他的员工,如果你无法超越客户的期望,你就已经辜负了自己的职业。如果愿意多行一里路,你会见到更美的风景。“潮汕人有一句俗语叫‘合得厝人意便是好工夫’,其实,制作木家具不仅要符合顾客的意愿,更要胜过顾客的意愿。顾客,有好多对于木料是不专业的,你应该替他着想,给他更专业的服务和引导,这就是多行一里路。潮汕木制家具的要求是非常高的,因为我们所处的这个地域气候很潮湿,如果木材质地太干,会在天气突转寒冷时膨胀爆裂”。李伟建说,“这就是不同木料有不同的性格,也是为什么潮汕木制家具更喜欢使用含油量高的木材的缘故”。

“创文非常好 更需理论支持”

将“多行一里路”的理念贯穿到生活层面,李伟建是一位有担当有想法也愿意奉献的优秀市民。除却经常性的下乡做公益,他以丰富的个人审美经验和健全的文化品位、清晰的道德观点审视汕头的城市变化。对于正如火如荼进行的全民创文行动,他像绝大多数市民一样给予高度评价及赞誉之外,更提出“需要强劲的理论支持。创文是创建还是回归?是不是汕头人生来就是占路为市不讲究公共卫生的?”李伟建说,占路为市并非汕头原有的城市品质,他在一本民国时期的旧书里看到兴建永泰路时,当地民众自发要求所有骑楼从街道上后退一尺。“这个事件恰好解释了汕头四永一升平地带的骑楼为什么比其他城市的骑楼更宽。日出遮日,下雨避雨,而马路的转角也宽阔,便于黄包车奔跑时畅通无阻”。

李伟建对手头的每一件木制作品都浇注了情感,对身边这个城市同样也饱含炽热的爱意。正是这种关爱而不仅仅是期待地投入,使他能够窥见平常市民所不能见的城市内在品质与独特诉求,如“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应该有更强的理论支持,让普罗大众认识到,把汕头变得更文明更美好,是每个人应尽的本分,是对老祖宗的一份交代。”

对于企业,李伟建把它当做儿子看待:“因为若是当做老婆看待,会把它搂紧了不让走远不让别人染指;当儿子看,就会希望它走得更远发展的更好,有一天,为它找个义父或后爸也不是不可能,只要它好”。

美国中美邮报社长屠新时访问汕头元式家居工作坊董事长李伟健先生并在三年前给他的《木趣》题词前交流合影

“元式工坊”的各个角落都氤氲着潮汕文化与主人品位交融的气息,就像其主人李伟建的娓娓叙述,将支撑他生活与思考的力量埋伏在故事中,让人回味,让人体会到:寻找那些不能够被轻易满足的深层兴趣,会让你幸福一辈子。

汕头青年报记者 林琳/文 辛挺 魏炯才/摄
中美邮报特别转载 标题有改动